中国经营报采访孙巍:红牛商标案即将终审,华彬的胜算大不大? | 快营销方法 | 快营销商学院 | 必宜华,中国业绩咨询领导者!

快营销方法

中国经营报采访孙巍:红牛商标案即将终审,华彬的胜算大不大?

红牛商标之争正式的法庭较量还未拉开帷幕,热身赛已经进行了好多轮。

5月1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商标权权属纠纷民事裁定书》。

裁定书中显示,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作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城法院”)作出的一审裁定,并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将案子移送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或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

此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了泰国天丝的上诉。这是法院关于这起商标案中法院管辖权异议的最终审判。

京师律师事务所高晓丽律师表示,这意味着天丝与红牛的商标纠纷案最终会在东城法院审理,但由于这一案件是涉外案件,较为复杂,因此开庭时间还不好推测。

事实上,从2015年底开始,泰国天丝和华彬集团的矛盾逐渐爆发,双方曾多次进行交锋。

2017年7月,双方的矛盾公开化,泰国天丝就商标侵害权将中国红牛的包装厂商奥瑞金告上法庭,随后又对华彬集团全资持有的广东红牛、广州红牛、珠海红牛及永旺超市提起诉讼。双方的商标争议进入僵持阶段。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统计,仅在中国大陆,双方相关诉讼至少有21个,法院或仲裁机构位于北京的有13个,另在广东、浙江、吉林、黑龙江、江苏均有相关诉讼。其中,有11个案件直接与红牛商标的知识产权有关。其他则涉及贴牌合同、股东身份、信托义务等。

目前,从知情人处了解到,相关诉讼将在2018年全面“升级”,亦考虑从其他路径寻求推进。

而此前公开举报严彬的前合伙人吴猛则告诉记者,近期相关案件已有明显进展。

此前,吴猛在网络上公开实名举报称,严彬在引入其入股的8000多万资金后即将相关公司注销,举报称此举涉嫌诈骗。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华彬集团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关于双方纠纷的事,暂时不会发表任何意见,也不接受采访。

矛盾爆发

红牛这个品牌可以说是中国消费者功能饮料的启蒙者,精准的市场定位和成功的营销让红牛品牌进入中国20年始终保持着功能饮料的霸主地位。

据中国饮料工业协会给出的统计数据显示,经过华彬集团的多年开拓,红牛饮料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多年来中国红牛产品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上缴税金总额210亿元,该品牌目前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规模超过200亿,占中国功能性饮料的市场份额近8成。

同时,在消费者心目中,红牛这一品牌形象早就成为了功能饮料的代名词。

而这一切,随着泰国红牛创始人许书标的逝世以及红牛商标在中国的注册到期顿生变局。

尤其是中国红牛商标授权到期以及一系列关于企业缩编、工厂停产、裁掉办事处的负面消息传出,让中国红牛的未来蒙上阴影。

今年4月,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在中国功能饮料创新发展大会上首次公开评论了红牛商标纠纷,称当年华彬在引入红牛品牌时,在当时的轻工部、中国食品集团都有备案,“授权期并非20年而是50年”。

泰国天丝方面则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坚称:“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泰国天丝)对合资公司的红牛商标许可协议已经到期,且未予续期。与此相悖的任何说法都不具备事实和法律依据。”

泰国天丝还称,关于商标许可是有公开资料可查的,因为均会在中国商标网进行备案。包括许可方、被许可方、许可使用的期限等最新的信息都明确包含其中。

记者在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发现,以“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为申请人的商标共有72件,大部分商标的申请日期均在2006年,商标的状态一栏均为“等待实质审查”或“商标已失效”,没有一个是“注册”状态。

王金华律师告诉记者,在双方合作期间,中国红牛、华彬集团及严彬控制的相关公司申请了一些商标,但是和“红牛”有关的商标最终都没有申请成功,“红牛”在中国的商标权自始至终牢牢掌握在泰国天丝手中,华彬集团没有任何红牛的商标权,包括中文和英文的。

早在1994年11月21日,泰国天丝向中国商标局申请了第878072号“红牛 RedBull及图形”的商标,国际分类是第32类,商品为:无酒精饮料,汽水,于1996年10月7日注册成功。

该商标进行了多次许可备案,经续展,商标专用权至 2026年10月6日。由于商标专用权是10年,即该商标曾在2016年10月到期,而商标许可期限必须在商标专用权期限内,结合泰国天丝表示双方许可协议已于2016年10月到期这一信息来看,可以推断,双方许可使用的商标很有可能就是第878072号商标。

此外,泰国天丝方面进一步回应道,“严彬先生在合资公司体系之外设立了多家由其个人全资所有的公司,这些公司在没有取得任何商标许可、也未经其他合资方同意的情况下生产和销售红牛产品,将红牛在中国的业务据为己有。这些行为显然违背了当初合资各方设立合资公司的精神,违反了合资公司的公司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也侵犯了合资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其中包括由北京市怀柔区政府全资拥有的国有企业——北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上述由严彬先生所有或控制的公司的一系列行为已经明显对“红牛”商标构成侵权,同时也剥夺了合资公司及其股东本应获得的合法经济利益。”

品牌专家于润洁指出,华彬与泰国天丝的商标许可权之争,不可能仅仅是商标许可到期的问题,根本原因可能是“利不均,不相为谋”。

华彬通过产销分离和资金运作,20年来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一直亏损,泰国天丝没有获得应得的利益,因此对华彬集团产生了不满。

各有后手

在打口水仗的同时,作为红牛商标所有方的泰国天丝与红牛实际运营方华彬集团都没有闲着:泰国天丝计划在中国市场推出新版红牛;华彬集团则加大力度扶持旗下新品牌“战马”,欲将来能够替代红牛。

正如清华大学快侠科技创始人孙巍所言,由于商标之争,这促使华彬集团不得不兵分两路抢占功能饮料市场。

一方面,要继续加大投入和让利来维护现有红牛市场,预防渠道系统兵变;同时快马加鞭以促进新品牌战马早日杀入主流战场。

2016年底,由华彬集团推出的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率先登陆江苏、河南、安徽、吉林、辽宁等省份部分地区试销,2017年3月份全面启动市场推广。

作为红牛推出的战略新品,战马以其新颖的PET包装和原有强大的渠道网络进行战略布局。工商资料显示,去年战马共设立了北京、深圳、江苏、甘肃、杭州、辽宁、湖南、重庆8家分公司。

到了今年1月,战马再推罐装强化型新品,该产品为红色罐装,沿用原有名称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规格为310ml,外形更加时尚吸睛,在3月份开始全面铺货。

华彬方面表示,已为战马制定了“商标先行”的战略方针,先后注册战马相关保护商标共计41件。该集团还首次提出战马布局“走出去”战略,同时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发达国家提前进行了布局。据了解,2018年,华彬集团为战马制定的销售目标为 15亿元。

在孙巍看来,战马承继红牛品牌资产,或是另起炉灶,打造新品牌资产,这甚为关键。

目前来看,战马从瓶装切入,避免在渠道系统和红牛金罐冲突,直面进攻东鹏特饮;长期来看,战马必然会切入罐装主流市场,今年可能要和乐虎一战,以防乐虎袭击来红牛品牌认知资产。

同时,孙巍指出,战马注定达不到红牛的高度。虽然借助华彬集团的渠道构建,铺量可能没有问题,但品牌认知需要时间,短期来看,并不乐观。在他看来,战马没有借力红牛的品牌资产,这是战略上正确,战术上的失误。

当然,业内对战马看好者也不少。北京圣雄品牌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邹文武则指出,战马接下来应该会推动更快,他解决了红牛随身携带的问题,这样可以切割塑料瓶功能饮料市场。

泰国天丝方面似乎也不甘示弱。今年3月,就有消息称泰国天丝或授权生产一款名为“红牛安奈吉”的饮料,而且根据流出的产品照片,该款红牛与中国红牛金色罐装的包装极其相似,仅将产品下排的品名由“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变为了“红牛R安奈吉饮料”,意味着该款产品已经拥有了注册商标。

随后,记者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网站上以“红牛R安奈吉饮料”为关键词查询,结果发现,该产品属于保健食品,已经拿到了国食健字的批号。

根据官网上的信息显示,这款红牛的主要原料为西洋参提取物、维生素牛磺酸咖啡因预混料等,与华彬集团的红牛配方差异较大。

和华彬集团的配方相比,安奈吉最突出的差异就是将西洋参提取物作为头号原料。而且由于配方的不同,功效成分也相应变化。

比如,安奈吉的咖啡因含量比华彬版红牛少了30克,维生素B6也少了0.6毫克。此外推荐食用量也不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上显示,红牛的推荐食用量为每日2罐,而安奈吉的推荐食用量仅为每日1罐。

在此前的公开声明中,天丝曾回应道“我们正评估各种方案,包括启用新的商业模式,并将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来保证红牛继续为中国市场服务。”于润洁称,不排除“安奈吉”是泰国天丝为了反击华彬而采取的措施。

孙巍指出,双方间诉讼可能会持续很长的时间,现在案子到了地方法院,之后不排除有打到最高法的可能。

王金华律师也表示,目前双方关系看似剑拔弩张,但如果找到了解决方案,这场商标战随时可能以双方的一纸共同声明而告终。

毕竟,利益最大化才是两方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相关链接:几大重要官司

围绕合资公司的股权纠纷、分红利益纠纷、商标权属纠纷、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泰国天丝与华彬之间总共有数十场官司,商标官司方面主要有:

泰国天丝方面

鉴于“红牛”中文商标、“RedBull”英文商标以及双牛图形商标均为泰国天丝的注册商标,因此更为强势,其发起的下列诉讼,可谓釜底抽薪,刀刀见血。

1、于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发起的主要针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奥瑞金公司的商标侵权案,意在要求被告停止使用“红牛”商标;

2、于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发起的主要针对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意在要求被告停止使用“红牛”商标并不得使用“红牛”作为企业名称;

3、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起的主要针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江苏)有限公司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意在要求被告停止使用“红牛”商标并不得使用“红牛”作为企业名称;

4、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起的主要针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意在要求被告停止使用“红牛”商标并不得使用“红牛”作为企业名称。

华彬被迫应对

面对泰国天丝的强力进攻,华彬从法律层面祭出最后的一招防守措施,以泰国天丝为被告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发起商标权属纠纷之诉,即要求人民法院确认“红牛”商标授权关系继续有效,并以此为由请求已受理泰国天丝起诉的各人民法院中止各相应案件的诉讼。

针对该商标权属纠纷案,当事人提出了管辖权异议,2018年5月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裁定驳回管辖权异议,确定由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审理该案。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将在近日开庭审理,并在二、三个月内判决,华彬(北京红牛)是否有权继续使用“红牛”商标,也就是说华彬的“北京红牛”是否必须退出市场,即刻见分晓……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新闻中心

孙巍快营销 快营销公众号 发送邮件

网站地图|联系电话13500099112Copyright © 2018 顶层设计&快侠科技 京ICP备13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