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营销方法

中国经营报采访孙巍:獐子岛业绩快报:亏损6.76亿元 如何转型避险成疑

2018年03月03日 01:35 中国经营报

记者李超、顾莹、蒋政

  2月28日,顶着多方质疑和压力的獐子岛(3.900, 0.04, 1.04%)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069.SH,以下简称“獐子岛”)发布了未经审计的2017年业绩快报。公告中显示,2017年度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32.1亿元,同比增长5.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76亿元,同比减少949.44%。业绩情况与1月31日发布的修正后的2017年度全年业绩预告相符。

  而就在发布业绩快报的前一天,獐子岛管理层被一行调查人员约谈,大连证监局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不清楚是不是证监会调查组,因为证监会办理案件没有必须通知地方局的规定。

  《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獐子岛多位高层核实是否有证监会调查组进入獐子岛,但截止到记者发稿,均未获得回应,短信采访也未收到回复。

  疑似约谈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2月27日早晨,30余人进入獐子岛集团位于大连市中山区港兴路6号大连万达中心写字楼27层的办公区。据知情人士称,此前公司员工并没有提前接到任何接待通知。知情人士称,上述一行人进入后分别找獐子岛管理人员进行单独谈话,谈话期间手机被收走。此外,调查人员要求查看公司服务器。

  某法律相关从业人员告诉记者,证监会是有突击检查上市公司权限的。《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办法》第十条提到,在出现重大紧急情况或者有显著证据证明提前告知检查对象可能影响检查效果的情况下,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或其派出机构的负责人批准,可以不提前告知,实施突击检查。业内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突击检查是肯定会需要出示证件和批文的。

  2月10日,獐子岛集团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通知,通知称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决定立案调查。并提示如公司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并暂停上市。《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獐子岛多位高层核实是否有证监会调查组进入獐子岛,但截止到记者发稿,均未获得回应,短信采访也未收到回复。

  大连证监局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不清楚是不是证监会调查组,因为证监会办理案件没有必须通知地方局的规定。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开信息披露为准。知情人士称,是否为证监会调查组不能完全确认,但可以确认的是,上述30余人是在调查獐子岛的情况。

  1月30日,獐子岛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主营产品底播虾夷扇贝存量异常。在此后的调查结果里表示,因局部环境异常,高温期提前且持续时间长、降水和径流骤减,导致海区饵料生物数量显著下降,以及养殖规模过大等因素导致地播虾夷扇贝死亡。异常导致损失6亿多元。《中国经营报》在调查中发现早在去年11月份时就有内部人员反映捕捞上来的虾夷扇贝出现大量死亡的情况。

  此后不断有质疑声,包括獐子岛在投苗上存在问题,扇贝苗在投放前就出现死亡的情况、长期不合规的捕捞方法破坏了海底生态、员工偷盗等问题造成减产等现象。

  针对质疑,证监会分别在2月6日、14日、23日就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死亡事项发出三份关注函,而獐子岛方面也分别作出回应介绍了此前公告的合理性。

  定位谋变

  此次底播虾夷扇贝的大面积死亡造成的巨额损失,獐子岛并没有实质性地承认自身问题。只在2月13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提到,基于历史经验、抽测结果以及生产经营数据,且在10~12月期间,饵料、水温等部分环境指标有所改善,对虾夷扇贝偏瘦情况在11~12月未按历史规律恢复未给予足够重视,未能预判到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可能发生重大异常。

  经獐子岛公告显示,2017年10月前,降水量、硅藻数量以及海水温度均有显著异常。2017年10月后硅藻数量开始恢复。高风险的海洋水产行业,面对水温等环境的变化,獐子岛2017年只对浮筏养殖采取了倒笼、下沉台筏等措施,对底播虾夷扇贝未采取相关措施。

  獐子岛对此给出的理由是,根据历史经验,水温对浮筏养殖影响较大,通常不会对底播虾夷扇贝产生明显的负面影响。如2007年~2009年期间,长海县浮筏养殖扇贝在夏季高温季节遭遇大规模死亡导致大幅减产,公司同期的底播增殖虾夷扇贝亩产并未受到影响。

  某海洋水产专家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浮筏养殖可以往下沉,但是底播就在海底了。到目前为止,没有技术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预测,预测也没有任何措施。獐子岛的说法也说得通,海表的温度和海底的温度差十多度,如果水温异常导致浮筏养殖大规模死亡,底播扇贝不会受到水温影响。如果是饵料的话,浮筏和海底都没有办法了。温度影响的说法能成立,饵料影响的话就没有逻辑性。

  无法找出最有说服力的对外解释,獐子岛还需谋划业绩骤降后的定位和未来走向。面临巨额亏损,獐子岛试图通过多种形式减少损失,其中一步就是希望政府减免海域使用金。

  獐子岛在公告中提到,本次受灾底播虾夷扇贝养殖海域损失标准符合相关减免规定,目前已向政府有关部门汇报受灾情况及申请减免海域使用金的请求,并得到长海县海洋与渔业局《关于对减免海域使用金申请的复函》。獐子岛需按规定程序进行逐级申报,并表示具体减免金额及减免期限暂时无法确定。

  目前獐子岛的海域使用金平均约50元/亩,根据政策显示,遭受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经核实经济损失达正常收益60%以上的养殖用海,可依法按程序申请海域使用金减免。

  海域使用金的减免问题,其间隐现诸多关联。獐子岛内部在2001年2月至2002年6月期间,兼任獐子岛董事长的吴厚刚还同时担任辽宁省大连市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现任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小耗子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的赵志年自2016年5月至今任獐子岛董事。

  除了2017年的净利润受到极大影响,合计影响约2017年度净利润6.29亿元,还预计影响2018年收入预计约3.8亿元,毛利预计约1.4亿元。对此,獐子岛将虾夷扇贝底播区面积由234万亩压缩至约60万亩,按3年轮收轮播方式,并欲推动该60万亩精选区域恢复至2006年公司上市前后的传统稳定高产模式。

 “其实2000年左右就开始死亡,但是死亡规模没有这么大。缺饵料是共识,养殖模式就要合理规划,降低养殖密度。獐子岛将虾夷扇贝的底播区面积缩减到60万亩是否能达到2006年的高产状况,这个问题和面积没有关系,关键是养殖密度控制得是否合理。除了虾夷扇贝,獐子岛也可以养其他品种来减少风险。”上述海产专家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正加快由“食材企业”向“食品企业”转型,连接良品铺子、来伊份(18.680, -0.18, -0.95%)、百草味、三只松鼠等线上线下大客户。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2107年下半年,休闲零食品牌良品铺子与獐子岛宣布推出新品“香辣即食鲍鱼”,2016年双方就联合推出了虾夷扇贝类产品。

  清华大学快营销研究员孙巍告诉记者,对獐子岛来说,转型到食品企业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养殖企业讲究的是怎样养殖最好的品种,会较多关注灾害和政策,与用户的距离比较远。养殖企业的顾客并不是个人用户,而是会根据食品加工厂的需求来定的。扇贝是食材,不是产品,从养殖、收割、包装、冷鲜到用户,是一个很长的链条。獐子岛现在想要缩短链条,往中下游延伸,短期来看会增加风险,长期来看会增加利润率。不过,转型这一步是正确的,因为企业都会和用户越来越近。

责任编辑:关海丰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新闻中心

孙巍快营销 快营销公众号 发送邮件

网站地图|联系电话13500099112Copyright © 2021 必宜华&快营销&快侠科技 京ICP备13010602号